MENU
MENU
张又文 | 撕掉标签的非典型勇者

来源:赛德阳光口腔  浏览量:0

如果人生是一场RPG游戏。
 
张又文医生从一开始就选择了“hard模式”,以低输出治疗系职业开启自己的“勇者”人生。

张又文医生从一开始就选择了“hard模式”,以低输出治疗系职业开启自己的“勇者”人生。

特立独行,不畏险阻,看起来像是一个热血满满,勇于征服恶龙的勇者。但当你询问他喜欢挑战困难么,他又会立刻坚定否认:不喜欢!
 
以他自己的话说,他不喜欢挑战,也不喜欢定明确目标,愿望是世界和平。
 
——怎么看都不是一个雄心勃勃的“青年精英”的样子。
 
但他又确实一步一步稳扎稳打:一流名校毕业,学业有成,技术过硬,现在更是从正畸医生晋升为赛德阳光口腔北辰世纪中心分院的院长。
 
矛盾又合理,我们暂且称他为非典型勇者张又文医生。

北辰世纪中心分院开业典礼上与周彦恒教授的合影

▲北辰世纪中心分院开业典礼上与周彦恒教授的合影



Chapter 1  “那就成为医生吧!”





游戏世界里,为了升级快,变强快,大家都喜欢选战士、法师这类高输出职业,治疗辅助类职业总是没那么有人气。
 
这与现实生活差别不大。医生听起来光鲜,但每当填写志愿的时候,金融、经济、管理总是更要抢手一些。毕竟分数高,又辛苦,是医学生光鲜背后的真实。
 
但张又文医生没有经过多少纠结,高考结束很快便确定学医,并成功考入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。
 
他没有高人点化,或是父母引导,选择学医的理由很“自然而然”。
 
他从小性格沉稳,有耐心,学习好,总是给人温润可靠的感觉。家里亲戚每每提到,总会带着赞许的口气说他更适合当医生。
 
听得久了,好像医生就成为了自己的“天职”。张又文医生还记得高中时,老师让每位同学说自己的志向,他就在全班同学面前宣布:“我的志向是医生。”
 
完成了本科学业后,他又顺利考入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继续深造,并选择了口腔医学中更难的专业之一——正畸。期间,他还作为研究生代表前往美国凯斯西储大学访学。


北京大学毕业留念

北京大学毕业留念

凯斯西储大学访学

凯斯西储大学访学


每一个口腔医学院的学生都是到研究生阶段才会开始接触正畸、种植、儿牙这类更为专业的第二学科。其中正畸属更难学科之一,张又文回忆:“读了五年口腔,只有正畸的书,你翻看一遍很难看懂。”
 
但这种难度对张又文医生来说不是需要挑战的困难,而是兴趣,就像他说的:“很有意思。”
 
这是拥有足够能力,又足够自信的人才会有的思维模式。
 
他的确不喜欢挑战困难,只不过大多数困难在他眼里并非困难。
 
非典型勇者张又文医生自己好像都没有发现自己这一点“了不起”的思考方式。
 

非典型勇者张又文医生

Chapter 2“医生不是看病,而是看人。”





医生是一门经验学科,越老越吃香。如果看起来很年轻,总是会让一些初次面诊的患者心里打鼓。
 
张又文医生之前曾一度不想让大家过多关注他的外貌,他不想患者是为了看“帅气牙医小哥哥”而来面诊。对于正畸,他的态度极为认真,不希望大家因为一些噱头关注自己,而忽略正畸治疗更核心的内容:专业与技术。

医生的专业与大众有知识壁垒,患者无法给出医生专业回馈。正畸治疗效果与患者的配合度息息相关,而患者的配合度又与医生的信任关系密不可分。如果医患沟通只是机械的一问一答,是无法建立良好的沟通关系的,更无法获得患者的信任。

看诊中的张又文医生

▲看诊中的张又文医生

日常生活中,他是一个话少,慢热的人,但在与患者沟通方面,他却非常主动。不管是初面诊还是复诊的患者,张又文医生都会采取“多询问,多关心”的沟通原则。
 
他说:“我会把这些变成对自己的行事标准,不管今天心情如何,想不想说话,都要主动去询问患者。”
 
患者不是专业人士,医生有义务替他们想到所有应该想到的事情。这些关心与询问,不会增加患者的心里负担,患者只需做简单的回答,但医生可以通过这些信息了解患者的口腔情况,进行专业的综合评判。


与牙套毕业患者合影与牙套毕业患者合影

与牙套毕业患者合影


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”
 
这是美国著名医生爱德华·特鲁多(Edward Livingston Trudeau)的墓志铭,影响了许多医生的行医之路。张又文医生也是其中之一。

他认为一个好的医生除了足够的专业性,还要多从患者的角度出发,给予更多的人文关怀,他感叹道:“越接触患者越会发现,医生不是看病,而是看人。”
 
事实上,的确有许多患者都在接触后对他产生改观。
 
张又文记得有一位患者,六十多岁,因为年龄对正畸的担忧较多,刚见到张又文医生时也会抱有“看起来这么年轻的医生可靠么”的质疑。但经过一番沟通,她发现虽然张又文医生看起来“年轻”,但经验丰富,专业性强,是值得信赖的医生。

与牙套毕业患者合影

刚做医生的时候,他也曾总是习惯以医生的专业角度去“看牙”,但经过多次临床,他发现关注患者的“主诉”更为重要。

倾听患者的诉求,从专业的角度去建议,帮助,专业造成的沟通壁垒便会消除。这是张又文医生一直贯彻的沟通秘诀。




Chapter 3  “开心×N”





作为一个四川人,张又文医生说起话来总是有着四川人的温软和气,加之他波澜不惊的处事态度,总是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“佛系”感觉。

当然,这只是表象,就像他一边说自己“畏难”,又选了“更难”的正畸学科一样。他的“佛”是源于对自身专业的自信以及对团队的信任。
 
从医生到院长,身份的改变未给他带来太多的压力。在他看来,他的核心依旧是看诊,只不过以前是单枪匹马,现在是团队合作。操心的事情虽多,但不会转化为压力,用他的话是“没事儿,我相信可以,没问题的”,说完还附送一个微笑。

张又文医生

 
面对机遇与挑战,有些人习惯定下宏愿全力以赴,而作为非典型勇者张又文医生,面对机遇与挑战,是笑脸相迎,与之相处。
 
即便是面对一些对青年院长的暂时性不信任,他也不会过于担心,他带着医生特有的自信说道:“我的专业不差,不会有压力,我和我的团队会通过努力让更多人真正认识我,克服对我外在的标签化认知。”
 
张又文医生的“出击”是以一种安静的方式,没有过多言语,用行动与时间来解决问题,证明自己。
 
看起来“佛”,实则斗志昂扬。
 
就像生活中的他喜欢尝试新鲜事物,挑战滑雪,尝试滑板,不想外出,再窝在家里撸着猫,看一看科幻电影。
 

张医生的两只猫咪张医生的两只猫咪

张医生的两只猫咪


张又文医生有一套自己的世界规则,自洽,不会轻易改变,有自己的坚持。
 
就像他喜欢科幻,从小时候看了斯皮尔伯格的《人工智能》爱上科幻电影,到现在《沙丘》上映立刻跑去观影(虽然看完很失望),认定的事情,他会一直坚持。
 
他说喜欢科幻是因为这些电影会将想象力具象化,让自己的想象力被满足。
 
这与他对待正畸一样,他喜欢自己的职业,每次患者来复诊,不只是牙齿在变好,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会越来越积极,他就会很满足,很开心。
 
聊到这里,他像是开玩笑地说:“每天都要接诊很多患者,就是开心×N。”
 
 


End“非典型”勇者





其实,医生看似总是在后方,在“辅助”,但其实,每一位医生都是“勇者”。他们在看不见硝烟的战场战斗,专业、仁心便是他们的武器,助力他们去帮助更多人战胜病痛,恢复健康,开启新的人生旅程。

张又文医生不爱提理想,不善言辞,好像对什么事都会淡然处之。在人生这场RPG游戏中,他像是一名非典型的勇者。若你问他对2022年有什么期许,他也只会笑笑对你说:“没有,只是欢迎大家来看牙。”

导演迈克·李曾说过,观众看电影的行为就像一场旅行。来到某个时间点后,电影就会对观众说:“好了,你已经踏上旅途了。虽然我们还要留在这里,不过你尽管往前走吧。”
 
这与张又文医生的医生之路有几分相似。

患者于他,是旅途中的相遇的朋友,他总是站在那里,笑意盈盈,不期望过多的回报与反馈,只是告诉每一位“牙套毕业”的朋友:尽管向前走吧,带上灿烂的笑容,开启属于自己的新旅途。

而他会一直停留在那里,不会离开。

返回列表